深度追蹤 IN DEPTH REPORT
重要財經評論帶來新觀點
圖片來源:劉國泰

對市場而言 民粹主義是好事嗎?

對市場而言  民粹主義是好事嗎?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施羅德投資首席經濟學家魏凱斯(Keith Wade)、資深歐洲經濟學家阿薩德(Azad Zangana)、新興市場經濟學家Craig Botham 2017-04-28 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回顧英國脫毆公投、川普當選總統後的股市表現,似乎說明了民粹主義也不是壞事。然而,市場的正向反應,已在聯準會鴿派言論以及全球復甦跡象種種因素下,早在去年夏天,也就是前述兩事件發生前,便已浮現。

也就是說,市場的反彈與民粹主義可能無關,而是來自於經濟基本面的向好。而展望未來,如果民粹主義持續發生,對全球金融環境究竟有何影響?

民粹主義下的全球經濟:分歧與通膨升溫

我們預期全球貿易及成長,將受限於障礙變多而轉弱。製造業發展將不再受惠於專業化與規模經濟,相反的,反而以國內市場為主。且原先因競爭激烈而推升的產業生產力,也會逐步衰減。

個別企業預期會受到最大影響,尤其勞工短缺、進口物資不易,再加上薪資成長,都會對企業獲利形成壓力。

總體而言,我們將會看到一個更為停滯性通膨的環境,債券殖利率上揚,股票投資價值走低。

依賴國際貿易的地區,例如亞洲,將受到嚴重影響,還有許多新興市場。但預期原物料相關產業可能受惠,主因是需求依舊,確可能因為貿易限制使價格受到激勵。

隨著分歧程度的增加,市場中可能會產生一些投資機會,因為這種波動性高的環境非常適合特定投資策略。特別是受到政府「策略性」保謢的產業,可望在保護主義之下帶來高額利潤。

美國和歐洲面臨挑戰;亞洲倡導全球化

回到目前的情況,我們可以看到民粹主義已經在美國和英國出現了。歐洲方面,民粹黨派也正在法國、德國和義大利興起。

相較美國和歐洲,亞洲相對未受民粹主義影響。雖然西方可能轉趨保護主義,但由中國為首的亞洲,則很有可能成為自由貿易下的贏家。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初,經濟表現強勢,伴隨健全體質與仍為繁榮的全球貿易環境,與股市的表現吻合,特別是在新興市場。

但這並不意謂新興市場的基本面及預期報酬會返回至過去的美好時光,有兩個原因:第一、雖然全球經濟成長將會輕微加速(從2016年的2.6%升至2017年的2.9%,2018年則升至3%),且通貨膨脹受到控制(從去年的2%到今年升至2.7%,2018年則下降至2.4% ),然這兩個指標都不足以使新興市場重回金融危機前的貿易水準。

第二,雖然美國、中國兩國處於景氣循環週期的上揚波段,貿易也從而熱絡,卻可能在短時間內會消退。若缺乏這兩個經濟體支持,預期全球貿易在2017年下半年可能會下滑。這意味著這新興市場股票將受到影響。

還有一個可能是,若德國和日本的資本支出改善,則可能取代美、中,會進一步促進全球貿易收益,那麼,我們預期新興市場中的亞洲會倖免於難,甚至會因此得利。

根據研究,歐元區主要對歐洲、中東、非洲和亞洲的出口貿易帶來影響;亞洲也受益於日本復興。相形之下,拉丁美洲在沒有美國的強大貿易支撐下、走向疲弱表現,似乎是可能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