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追蹤 IN DEPTH REPORT
重要財經評論帶來新觀點
圖片來源:劉國泰

各國總統彈劾對市場之衝擊

各國總統彈劾對市場之衝擊
圖為遭彈劾的南韓總統朴槿惠。圖片來源:KOREA.net
作者:施羅德投資集團新興市場總經學家Craig Botham 2017-07-26 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近年已開發國家政治面雜音漸多,相較之下,新興市場被視為是較穩定的經濟體。雖然政治面雜音對市場影響重大,但想透過政治事件的發生去操作獲利並不容易。我們希望針對各國總統彈劾案,這一重大的政治事件,去分析其對市場造成的衝擊。

美國歷史上僅有三件彈劾案可供探討,而第一件發生在1868年,與現在環境大不相同故不討論。另外我們也會研究最近新興市場彈劾成功的案例。

水門事件
1972年6月,民主黨的水門大廈遭人侵入,而當時尼克森總統(Nixon)及內閣試圖掩蓋真相,一直到竊聽陰謀被發現後,終於承認罪行,1974年8月,尼克森於被彈劾前自行辭職。

尼克森下位後,債市迎來一波漲幅,原因是尼克森總統當時的經濟政策包含對工資和物價的控制(對需求不利),貨幣貶值政策(刺激通膨和成長)和進口關稅(使美元有貶值壓力,再度助長通膨)。彈劾總統使市場預期未來有較小的通膨壓力,因此有利於債市。整體而言,除了竊聽事件爆發後造成美債下修,以及尼克森確定辭職後美債上揚外,其他時間債市與全球走勢相似,顯示全球債市展望一致。

就股市而言,政治醜聞通常會使股市下挫。但是當1973年3月布雷頓森林體系中止註,以及尼克森提出辭呈後,都帶動股市的上漲,顯示出投資人對經濟面和政治面的正向轉變以及不確定性消除感到樂觀。

註: 布雷頓森林體系指二戰後為維持國際秩序穩定,實施將美元與黃金掛勾的固定匯率制度,隨後因遭遇多次美元危機後各國改實施浮動匯率,就此告終。

陸文斯基案
1998年,白宮實習生陸文斯基和總統柯林頓發生不當關係,最初雙方都堅決否認,直到證物被發現,雙方才坦承不當關係。

醜聞消息爆發後對股債市皆沒有造成多大回響,一直到雙方承認後,市場開始波動加劇,但此波動更可能是由於同時間內俄羅斯爆發了債券危機,市場開始追求安全性資產,債市飆漲,股市經過一波大幅下跌後才反轉向上。直到宣布柯林頓無罪後,市場重新追求風險性資產,債市轉跌,股市向上,但這也可能反映了民主黨執政下,財政擴張的預期。同時也可能是反映網路泡沫前的繁榮景象。

南韓-朴槿惠彈劾案
2016年10月,因密友干政,利用控制政權獲得不法利益,三星涉嫌賄賂政府。人民群起憤慨,最後於2017年3月10日成功彈劾總統。

雖然當時在國際媒體間造成很大迴響,但對股市造成的影響似乎有限。韓國股市和新興市場相比並沒有劇烈的變動。11月底的上漲反應了彈劾成功的預期。到12月彈劾案確定後又迎來一波上漲,但並沒持續太久後便開始修正。直到2017年3月三星牽涉賄賂被捕和總統下台後,股市開始上揚。反應不確定性消除,以及投資人預期未來政權和公司治理的改善。

其對於債市的影響也很有限,韓國和新興市場債市變動大約一致,匯率的部分在大部分時間也相似。但在2016年12月到2017年1月時韓圜表現明顯弱於新興市場整體的貨幣表現,另一方面,股市在同時間區間也呈現下跌趨勢,顯示此段市場變化應該是源自資金的流出。

巴西總統羅賽芙涉入貪腐案
提名羅賽芙(Rousseff)的前任總統魯拉(Lula)捲入當時國營巴西石油(Petrobras)貪腐案,其所屬政黨勞工黨深陷貪腐醜聞,最後遭到彈劾下台。

無論是股市還是匯市都隨著彈劾成功的可能性上升而上漲。股市在5月羅賽芙確定停職時的反應也相當正面。同時間在政治風險逐漸消除下,巴西幣受惠於利差交易而上漲。整體而言,投資人對此彈劾案反應正面,一方面是因左派勢力的消除,且對於連任後的羅賽芙執政績效感到失望,因此彈劾總統符合市場期待,展望正面。

彈劾對不確定性的衝擊
先前討論主要圍繞在報酬率的變化,那麼彈劾對波動性的影響又如何呢?
直覺上來說,當彈劾發生後造成的不確定性應會導致波動度上升,但歷史經驗說明了這並不完全正確。

下表列出了事件發生後的各地區的股市波動度:
247 6

以美國來說,彈劾發生似乎會推升波動度,無論是以標普500和歷史平均相比,或是標普500和當時MSCI World的波動度差距皆比歷史平均高。顯示出就美國歷史上的彈劾案而言,即便沒有成功罷免總統,但仍推高了股市波動度。反觀韓國,股市在彈劾風波後波動度反而下降了,但由MSCI World指數波動度可以看出當時全球的波動度都處在低檔,因此韓國的低波動度可能是由於大環境影響,而非單純政治面因素導致。而巴西彈劾案發生後,導致了較高的波動度。

由歷史的數據來說,並沒有很有力的證據可以解釋彈劾案的確會導致波動度上升。然而,若是貨幣寬鬆政策得卻能壓抑波動度,那麼南韓當時的波動度可能是受到貨幣寬鬆而減緩了。如此一來也可以解釋為何美國的案例中的確導致當時的波動度上升。

結論

雖然彈劾案的發生似乎並沒有對市場造成非常明確的影響。但我們認為預期未來政權的改變的確會對市場造成衝擊。特別是當前政府的政策是不利於經濟,或讓人民不滿,如巴西的例子。在人民和市場希望當前的政權能有所改變下,彈劾的可能性便會刺激資產表現。反之,若當前政府執政展望正面時,彈劾發生可能反而會造成市場恐慌。

回到投資面,投資人關心的是如何在相似的政治事件發生下操作獲利,像是近期南非總統祖瑪(Zuma)正面臨被彈劾的風險。此時,投資人可以考慮兩個問題,第一,若彈劾成功,政策的方向會變得如何? 第二,彈劾案的成功率為何?

雖然答案可能很明顯,但政治面的雜音常會干擾投資決策。根據施羅德團隊的看法,其實專注在簡單明確的方向上即可以免於被政治面的雜音所干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