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追蹤 IN DEPTH REPORT
重要財經評論帶來新觀點
圖片來源:劉國泰

變革年代下 投資是一場馬拉松 而非短跑

變革年代下 投資是一場馬拉松 而非短跑
圖為新興市場國家之一巴西首都里約熱內盧。圖片來源:pixaby
作者:施羅德投資集團策略投資全球最高主管 Huw van Steenis 2017-10-24 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我們目前正處在一個變革的時代。全球經濟現況正受到三大衝擊,分別是科技造成的變革、資金緊縮以及反全球化的浪潮。

目前,全球諸多市場都達到歷史高點,經濟成長率也屢創佳績,在這樣的環境下。此三大變革,已對目前投資人及政策制定者造成深遠的影響。以下將逐一探討:

科技變革
列寧(Vladimir Lenin)曾說過:「市場曾存在長達數十年風平浪靜,但也有在短短幾週內就歷經狂風暴雨的。」這段話正好了切合目前科技造成的劇變。

近年來從玩具反斗城破產、亞馬遜併購全食超市,到中國政府禁止虛擬代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等事件,一再提醒我們科技帶來的變化是不可忽視的。但別忘了,投資並不是靠短時間爆發的短跑,而是一場需要持之以恆的馬拉松。

註: 首次代幣發行(Initial Coin Offering, ICO),指企業或非企業組織在區塊鏈技術的支持下發行代幣,向投資人募集虛擬貨幣(一般為比特幣、以太坊)的融資活動。

在過去十年內,美國的零售公司西爾斯(Sears)市值跌了9成以上,辦公用品零售商Staples也跌了5成以上,取而代之的是科技公司的迅速成長。同一時間內,亞馬遜市值成長了十倍,Alphabet (Google母公司)市值成長超過三倍,投資人有半數以上認為科技造成的衝擊最不可忽視,再來依序是量化緊縮(這是接下來一年內最重要的議題)、氣候變遷及民粹主義。

此外,科技變革對某些產業的利潤率造成劇變,尤其是音樂、廣告和出版等產業。金融科技雖然已顯著改善服務的品質,並降低了手續成本,但至今仍未動搖各大金融巨擎的地位。但隨著越來越多非金融領域的企業欲進軍金融產業,以及虛擬貨幣的爆炸性成長,目前金融從業人員和政策制定者已經感受到金融科技帶來的威脅了。

全球量化緊縮
量化緊縮,是投資人第二個需要重視的議題。歐日央行過去不斷的量化寬鬆,使其資產負債表分別膨脹至GDP的80%和130%,已遠超過聯準會的水準。歐日央行今年已注入的2兆美元資金,推升了資產價格並壓低波動度,但歷史上從沒如此大規模的量化寬鬆,因此很難評估如果央行欲回收這些龐大的資金會造成多大影響,也難怪投資人對央行的緊縮步伐會抱持懷疑態度。

央行政策對於促進經濟成長及穩定就業市場有重大幫助,但英國及歐洲央行長年來實施的寬鬆政策卻並未帶來絕對正面的影響。此外,量化寬鬆更加劇了貧富差距,因其推升資產價值,使富者更富,但停滯的工資水準並沒有為受薪階級帶來更多財富。央行因此受到更高度的關注,市場也重新評估利率變化可能造成的衝擊。

而誰會是升息環境下最大的贏家和輸家呢? 不同的貨幣政策對投資的意義又為何? 舉例來說,升息有利於銀行業,這可從美國金融業的快速成長中驗證,連歐元區銀行借貸利率也已經逐漸追上美國,這有助於歐元區銀行脫離過去艱困的環境。

如果採量化緊縮會對股債市造成多大的衝擊?目前沒有一致的結論。有少部分人仍預期兩者在今年都還會上漲,且從我們客戶的行為中可以看到,仍有高達87%的客戶願意增持股票投資、承擔風險。

民粹主義抬頭
反全球化的民粹主義也是值得關注的議題。越來越多投資人意識到,過去投資於成熟國家只追求產業及公司發展、卻忽略政治風險,是不對的。投資人可以從投資於新興市場的經驗中發現,能夠敏銳地觀察政經環境、匯率波動,成長預期和國家風險等皆非常重要。對於未來,西方的民粹主義是否引發貿易之戰而影響新興市場表現,會是日後越來越重要的課題。

2017對新興市場整體來說是強勁的一年,隨著巴西和俄羅斯從蕭條中復甦,新興市場變得更加穩固,經濟成長腳步和這些國家內部的變革,將會是未來幾年的關鍵。

所有的變革在尚未發生前都很美好。因此我們必須調整好步伐,仔細思考如何在劇變的環境中設定好投資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