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追蹤 IN DEPTH REPORT
重要財經評論帶來新觀點
圖片來源:劉國泰

股票市場能否暢旺到年底?

股票市場能否暢旺到年底?
圖為曾為歐洲文化之都的愛沙尼亞塔林的耶誕市集,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施羅德投資集團 2017-11-30 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施羅德投資團隊近期分析鑑於各國央行流動資金下降,地緣政治緊張局勢,貨幣走勢以及評價疲軟等因素影響下,全球股票是否能持續上漲?

穩定的經濟成長提供股票價格支撐
根據最新的數據顯示,在工業發展及國際貿易復甦的支持下、全球經濟處於持續成長的軌道。雖說,股市過去明顯觸頂,但在可見的未來,仍有充足的動能為投資人帶來更多收益。然而,這樣的成長趨勢是否能夠持續下去?我們的研究團隊針對這問題分享我們的想法。

施羅德首席經濟學家魏凱斯(Keith Wade)表示:「目前經濟數據都非常正向,我們確實看到了全球市場同步復甦。這與國際貿易回穩有關,亞洲毫無疑問地將從這樣的復甦中獲益,甚至是整個新興市場都將受到裨益。」施羅德多元資產收益團隊主管艾默里.佛瑞斯特(Aymeric Forest)表示:「過去支撐股票價格上揚的主因是全球經濟同步復甦,企業也脫離獲利衰退期。目前可以看到,全球企業獲利也在全面上調。」他說:「儘管股價已有過高疑慮,但是受到企業獲利增長強勁,股價其實仍有上漲空間。」他更明確指出:「目前看到的任何價格修正,都是投資人進場的好機會。」此外,佛瑞斯特認為營利衰退後的V型復甦是正常現象。他預期2018年企業獲利成長可達8~12%,將繼續支撐股價,但PE值的上調空間有限(PE值是用來衡量公司股票價值的指標,以每股盈餘計算可得)。

市場需要近一步的刺激
如果就長期來看,全球市場和經濟正邁入另一個的階段,研究團隊認為財政刺激可能是維持經濟成長趨勢的一項必要措施。魏凱斯說:「我們可以看到目前美國經濟成長頂多2%,其經濟成長來源從原本仰賴消費者支出,漸漸傾向仰賴資本支出。而這樣的移轉雖然仍能帶動經濟成長,但也需要一些額外的刺激才能使經濟成長率恢復至3%的水準。」佛瑞斯特也認為進一步的刺激對股票與經濟是極度重要的,他非常期待未來12個月財政刺激政策的實施。他認為目前市場過度專注於美國市場,但全球各國的財政刺激才是關鍵。佛瑞斯特表示:「隨著評價觸頂,對投資人吸引力逐漸降低,經濟成長的重點將在於企業成長動能,在未來將更具有挑戰性。」佛瑞斯特也提到:「政策刺激是全球共同的需求,不應僅將目光聚焦於美國。我們預期明年各國央行資產負債表仍會擴張,但擴張速度將比今年要慢得多,到了2019年開始擴張速度將可能出現負成長。」佛瑞斯特預期未來12個月的股票走勢會減緩。隨著超寬鬆政策的退場,企業實際的獲利能力及政府的實際作為越來越重要。佛瑞斯特說:「在未來一年裡,我們將親眼見證政府在財政改革上帶來的成效,也可以看到企業自身透過資本支出以維持盈利成長的努力成果。」

政治逆風
近來如美國與北韓之間的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很可能為經濟帶來負面的影響。魏凱斯提到,美國與北韓之間的緊張情勢對美國及中國的保護主義政策將有直接且立即的影響,美國對於中國並未在第一時間制裁北韓感到失望,這將促使兩國保護主義政策更加強硬。在歐洲,占西班牙國內生產毛額達20%的加泰隆尼亞地區近期發生騷動,將對西班牙經濟造成重大影響,且影響層面甚至可能超越我們的想像,並擴及其他歐洲地區。魏凱斯說:「歐洲其他獨立運動有可能接二連三出現,這可能會導致經濟活動停滯。」佛瑞斯特則認為,短期波動是一個投資機會,但隨著動亂進一步擴張爆發,可能會加重各國政府財政上的壓力。魏凱斯說:「在西班牙動亂的情況下,歐盟很難強制執行任何的財政措施。因此,我認為歐盟會維持目前寬鬆的政策。特別是當歐洲央行逐步推動緊縮政策之際,加泰隆尼亞獨立事件引發了投資人對於南歐經濟的疑慮。」然而,魏凱斯也提醒:「在2018年,我們必須考慮的其中一項因素是,若歐洲央行停止購買這些南歐經濟體的公債,這些風險將會如何影響整個市場?你看看三四年前那些問題資產的利差有擴大嗎?至今有為投資人帶來收益了嗎?」

貨幣風險
隨著美元貶值、歐元升值及近期投資人為避險而轉向投資的日圓,匯率再度成為投資人必須面對的重要風險。佛瑞斯特說:「進入2018年後,匯率風險將非常重要,歐元及日圓的盤整或短線修正,有助於提高投資人預期收益」佛瑞斯特也提到:「匯率對股票配置上有重要的影響。」實際上,根據佛瑞斯特的看法,目前的匯率水準其實已經反映了歐元與美元之間的合理價格,1.2美元兌1歐元的價格準確反映了歐元長期的公允價值。佛瑞斯特接著說:「若是要改變這樣的價格,必須有貨幣政策的急遽變化或美國和歐洲之間經濟成長的明顯差異,但在我看來,這些事情不太可能發生。」另一方面,貨幣走勢也對各國央行帶來一些影響。佛瑞斯特說:「英國央行由於英鎊疲軟而備受壓力;歐洲央行希望開始收回其寬鬆的貨幣政策,但由於近期歐元走強,英美央行早已收緊,歐洲央行這項行動難以實施。」魏凱斯補充說:「英國央行早已不滿疲軟的英鎊對經濟的影響,它促進了通貨膨脹,卻完全沒有刺激出口貿易,低靡的出口淨值仍然拖累著英國經濟成長。」他預計英國央行將在十一月份對國家經濟基本面和升息政策進行修正和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