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追蹤 IN DEPTH REPORT
重要財經評論帶來新觀點
圖片來源:劉國泰

施羅德北美債券團隊最高主管史派克: 高收益債修正就是進場時

施羅德北美債券團隊最高主管史派克: 高收益債修正就是進場時
高收益債下次修正可能是受到總體經濟局勢影響,像是美國稅改進程。圖為空拍美國參議院。圖片來源:pixabay
作者:蘇菲亞 2017-12-19 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擁有超過20年債券投資經驗的施羅德北美債券團隊最高主管暨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史派克(Wesley Sparks),暌違五年再度訪台。1987年剛投身金融業就見證債券市場崩盤的史派克,一談起債市就雀躍無比。「我愛高收益債券,因為它兼具固定收益與股票的特質,非常有趣,」史派克笑著說。

11月底,史派克特別在繁忙的行程中抽空接受訪談,分享了對他深愛的高收益債券看法。專訪內容摘要整理如下:

我對高收益債未來12個月的走勢看法正面。雖然外界擔心市場超買、評價過高,反映市場泡沫,但我認為目前高收益債市場的基本面與技術面都足以支撐價格水位,因此不算泡沫。但高收益債評價確實不低,因此,未來12個月高收益債創造的主要收益來源還是利息,大概在5%左右。這數字其實沒有特別讓人驚豔,但在這種低利時代,也不算差了─我預測明年股票收益可能只會落在5%到10%之間。

高收益債 vs. 股市:高收益債更安全

高收益債還是比股票安全。我確實擔心有些事件會造成高收益債市場修正,但這些因素也會造成股市修正。我擔心的事情都是偏總體經濟面的,像是地緣政治風險或政治政策風險,例如:美國稅改是否會快速過關?假設沒辦法在聖誕節前通過,甚至因為國會各方角力而延宕至2018年第一季,那會如何?如果發生這樣的情況,絕對不會只有高收益債受衝擊,股票鐵定會跟著受影響。

過去10年,高收益債的報酬比股票稍微好一點,但波動度只有股市的60%。高收益債券的票面利率比股票配息率高,在價格下跌、環境不佳的時候,提供了一個緩衝;狀況好的時候,又可以享受大幅的價格增值。

高收益債 vs. 投資級債券:高收益債較不受升息影響

對多數人而言,高收益債相較於投資等級債券是較好的選擇。目前預估10年期國庫券利率將攀升,而這樣的變化會對投資等級債券造成較大影響,使投資等級債券的報酬率低於高收益債。

從技術面與基本面來看,高收益債的狀況也較佳。技術面就是看供需,投資等級債券的供給量大,許多企業在進行併購融資;相反地,美國高收益債市場在收縮,新發行債券少,供給較低。

若是看基本面,高收益債的發行公司關注到期日、試圖以較低的利率再融資,如此一來可以減少企業因為債務到期而破產的機會。投資等級債券則受到各種事件風險的威脅,例如公司主動舉債來推升成長。因此,投資級債券基本面反而比較不利。

全球高收益債 vs. 區域高收益債:全高收更多元分散

我認為全球高收益債商品是最好的選擇,因為投資人可以雇用經理人跨區域選債。全球的機會很多,而且非常多元。歐洲高收益債、新興市場高收益債確實可以創造高報酬,但不管是看發債機構數量或是產業類別,都沒有那麼分散;因此,如果只投資這兩個區域,就得承受更大的波動度。

對散戶而言,很難靈巧地在對的時間賣出美國高收益債、轉進歐高收益債,或是找到較佳的配置比重,將資產交給專業經理人是合理的選擇。以施羅德為例,我們很強調全球策略,與不同觀點的同事一起探討、多方分析,不斷思考如何進行資產配置。

下一波修正,就是進場好時機

我很期待看到高收益債市場修正,因為這樣我就有能有信心地說,現在進場可以在享受高收益的同時,獲得價格上漲創造的收益。現在不確定下一次修正什麼時候會來,可能是未來幾週、幾個月,但我認為下一次修正會是短期修正,不會開啟新一波熊市,因為高收益債市場基本面佳,違約率確實下滑,經濟局勢也很穩健,因此投資人應該隨時準備好進場,在修正時不要跟著賣。

高收益債下次修正可能是受到總體經濟局勢影響,像是剛剛提到的美國稅改進程。另一個可能是部分公司遇到困難,引發拋售潮,如果這些個別因子集結起來,到某個程度也可能衝擊市場。不過有時候我們覺得市場應該要關心某件事,但不知怎地、投資人對顯而易見的事情卻選擇忽視,後來發生了某件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又瞬間改變了投資人的想法,引發拋售潮。所以重點或許不是造成修正的確切催化劑是什麼,而是看目前的評價狀況與投資人想法。

目前我不認為有哪個產業價格明顯過低,最終還是要看個別企業而不是整個產業,採行由下而上的選債流程。

延伸閱讀

大師觀點 / 2018年,關注新興市場人口紅利 

一張圖看懂 / 全球經濟成長,唯物價與薪資不漲?

影音 / 歐盟政治風險暗流湧動 60秒帶你看懂全球經濟動向

深度追蹤 / 金融海嘯十年後:春燕紛至,全球經濟同步成長!

深度追蹤 / 川普稅改殺手鐧 為什麼傷到台灣?